<form id="vttdx"><span id="vttdx"></span></form>
    <address id="vttdx"><ins id="vttdx"><listing id="vttdx"></listing></ins></address>

    <em id="vttdx"><form id="vttdx"></form></em>
    <address id="vttdx"><nobr id="vttdx"><meter id="vttdx"></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vttdx"><form id="vttdx"></form>
          <noframes id="vttdx">

              首頁 > 聚焦 > 正文

              面對面|留住了“綠”,迎來了“青” 這個小鄉村究竟有何魅力?

              點擊看視頻

              2023年8月15日,首個全國生態日,《面對面》走進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18年前的這一天,即2005年8月15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在這里首次提出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18年來,以余村為起點,“點綠成金”的新奇跡在全國各地上演。

              記者:這塊兒現在看起來建設得和城市都沒什么大的區別了。

              浙江省安吉縣余村村黨支部書記 汪玉成:對,我們原先這個地方就是整個水泥廠舊址。

              記者:什么時候拆遷的?

              汪玉成:我們是從2003年開始關停水泥廠,逐步逐步逐年地拆遷、拆除,把一些內部村內的工業企業全都外遷到工業園區去了,保留了這兩個建筑,作為我們也是一個舊的工業遺址的記憶。

              汪玉成,浙江省安吉縣余村村黨支部書記,土生土長的余村人,1985年出生的他見證了余村蛻變的全過程。

              記者:那時候平時看到山不是這樣的狀況吧?

              汪玉成:對,就是灰蒙蒙的沒有綠色,只有灰色,我們把過去和現在有一句話可以做對比,那就是山是禿頭光,水成醬油湯,那時候河道里的水都是醬油色。

              記者:黑褐色?

              汪玉成:對,現在我們是叫人在余村走,就如畫中游。

              廢棄礦坑變身時尚露營地,水泥廠遺址上建起了圖書館、咖啡廳;村頭村尾,年輕人的身影越來越多。2021年,余村被列入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評選的首批“世界最佳旅游鄉村”。這個村域面積4.86平方公里、只有280戶人家的小鄉村,平均每天迎來3000名游客,還有數百名“新村民”從城市來到這里創業。

              記者:余村是靠什么引流這么多人來到這里呢?

              汪玉成:我們現在整體的基礎配套,我可以說現在城里有的東西,我們這里都有,城里沒有的東西我們這里也有,好的環境,好的空氣。

              從衛星云圖上看,過去十幾年,余村的色調從以前的灰色恢復成現在的滿眼蔥綠,一塊鐫刻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石碑,立在了余村,這里曾是村里最后一批工廠所在地。作為“兩山理念”的誕生地,余村是遠近聞名的明星村。2019年,曾在安吉縣多個鄉鎮工作過的汪玉成回到余村,擔任村黨支部書記。

              記者:對你個人而言的話,你當時要面對這樣一個村莊,規劃你當時怎么來想?

              汪玉成:剛回來的時候自己還是覺得壓力很大,畢竟在外工作了多年之后,就是周末帶著家人回來住幾天玩玩,回來的時候余村已經在聚光燈下,讓我突然之間背負起這個責任當時的壓力很大。因為我是土生土長的余村人,余村培養了我走出去,能夠現在讓我回來,選擇讓我回來,我的第一挑戰就是如何把大家帶好,把鄉村建設發展好。

              余村曾是安吉縣的“首富村”,上世紀90年代初,余村靠自辦水泥廠、開采石灰巖富了起來,村里有一半以上的勞動力都在礦山工作,但他們付出的代價卻是昔日秀美的山村常年煙塵漫天,污水橫流。

              汪玉成:兒時有首打油詩,叫大炮一聲震天響,黑煙灰塵霧茫茫,翠竹綠葉變顏色,白衣曬成黃衣裳,這就是當時整個村莊灰色調,你早上曬出去的白衣服,晚上回來就是灰色。

              記者:但是所有的村民當時對這樣的環境怎么看呢,能接受嗎?

              汪玉成:我印象當中很深,最小的18歲,就在礦山上失去了生命,老百姓得疾病也越來越多,像我的父親在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胃就切了三分之二。

              記者:是因為污染的問題嗎?

              汪玉成:就是因為常年在礦區勞作,結石、胃結石。

              記者:那就是對當地村民的影響還是挺大的。

              汪玉成:對,大家已經看到了這種發展經濟是好的,但是生活條件生活品質就完全沒有了。

              2003年,浙江啟動“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余村做了一個艱難抉擇,最終下決心封山護水,先后關停了三家石礦和一家水泥廠,村集體經濟一下子從300多萬的高峰跌到二十幾萬元。2005年,在“兩山”理念指引下,村里鼓勵礦工發展休閑經濟,隨著生態環境的好轉,三面環山、溪水中流的余村迅速趕上了一波鄉村生態旅游潮。從賣石頭到賣風景,余村就此轉身,吸引不少人前來參觀考察。然而,等到汪玉成接任時,卻碰上了余村發展的“天花板”:土地基本開發完成,落新項目、干新產業的空間捉襟見肘,想要實現高質量發展,轉型升級是必答題。

              記者:過去其實這樣的教育基地也好,參觀基地也好,其實已經可能很平穩地在運營,但那時候為什么要突然這樣轉型?

              汪玉成:一個村莊的發展如果沒有去迭代升級沒有更新的話,它慢慢就會形成一種很固化的模式。

              記者:這種固化會帶來什么?

              汪玉成:有可能就是來的人都來過了,沒有新的變化,我以后就不來了,來過一次我以后就不來了,所以我們希望余村作為總書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誕生地,生態文明思想的誕生地,我們始終在各個方面我們希望勇立潮頭。

              記者:那等于說你2019年來的時候,對于自己的崗位其實心里是有準備的。

              汪玉成:余村的變化,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到現在,其實就是在選擇當中,抉擇了之后再去選擇新的路子,然后有了新的變化,到我這里是接過前輩的交接棒,到我這里需要有新的變化。

              2022年初,天荒坪鎮黨委班子的10多名成員聚在一起,商討如何制定余村共同富?,F代化基本單元省級試點三年行動計劃,一件改變余村發展格局的大事正在醞釀。

              汪玉成:鄉村振興的五大振興當中,我們看到了人才振興是我們現在最迫切的一個因素,所以說我們把聚焦點放到了這個上面,所以說才有了合伙人的概念,我們希望把更多的年輕人引進來。他們會給我們帶來新的業態,新的生活方式,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這種創新模式,讓全世界能夠感受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帶來的真正的價值的轉化,把生態文明的思想,能夠通過我們余村向全國乃至全世界進行傳播。

              這次,余村看準了年輕人,余村“全球合伙人計劃”應運而生,計劃邀請全球英才共建余村,共同拓寬綠色發展新路徑。

              記者:但是對于一個村莊來講,提出全球合伙人這樣一個概念,那時候會不會覺得這個目標定得有點大。

              汪玉成:一開始的時候,我自己給自己的模式還打了一個問號,當時也很擔心。

              記者:你這個問號顧慮是什么?

              汪玉成:顧慮會沒有這么多年輕人來,沒有合伙人能夠來,其實謀劃到真正發生是有將近大半年的時間,我們一直擔心推出去了,沒想好,沒想明白,合伙人進不來怎么辦。

              記者:如果沒有合伙人來這個尷尬怎么面對?

              汪玉成:當時就是我們沒有第一時間去發聲,我們第一時間沒有去推出,我們把所有的政策,把所有配套的基礎,我們從頭到腳理了一遍,我們都想清楚了,想明白了,最后我們才開始發聲,對外發聲。

              2022年7月,余村“全球合伙人計劃”正式啟動,圍繞研學教育、鄉村旅游、文化創意、農林產業、數字經濟、綠色金融、零碳科技、健康醫療等8個類型,向全球發出共建未來鄉村樣本的“英雄帖”。

              記者:是有標準的,這個標準怎么來定?

              汪玉成:首先是符合我們綠色發展。這是一個硬條件,你如果是有破壞生態的或者是違背綠色發展理念的項目,哪怕是再好我們也不接受,那這是最基礎的門檻。那么同時我們提出的合伙人,首先我,你希望我給到你什么,同時你能給到我什么,兩個問題。

              記者:雙向奔赴。

              汪玉成:對,雙向奔赴,所以說我們現在每一個合伙人進來除了特別好的大品牌,其余的都是通過路演的方式產生的。我印象很深,當時我們提出的鄉村旅游板塊的產業類別,路演的時候參與單位有40多家,但是我們最終選擇了只有兩到三家。

              記者:淘汰率很高。

              汪玉成:對,所以說我這個承載量也是有限,我在雙向選擇當中,我看到哪一個對我來說,是跟余村的品牌最符合這個氣質的,再來選擇它。

              短短兩個月,招募令應者如云,近400個項目向余村拋出“橄欖枝”。洽談對接、項目路演、匹配政策……余村迎來越來越多“新村民”。在由水泥廠改造而成的鄉村圖書館里,一家國漫主題咖啡店今年3月正式營業,這里不僅賣咖啡,還陳列著許多中國經典動畫形象手辦和周邊產品。

              汪玉成:因為我們這邊定義的是青年圖書館,有很多人會認為包括村民也會認為是不是只有青年才能來這里,不是,我們說只要你熱愛,凡有所愛,皆是青年,我們都會把你定義為青年。

              “85后”陳喆是余村“全球合伙人”之一,他從上海返鄉創業,辦起了這家“美在余村·國漫茶咖”。

              陳喆:這是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它是授權了,伴隨著我們幾代人成長的那些耳熟能詳的卡通動漫,比如說木偶動畫、水墨動畫在國際上都有中國美學的這樣的美譽,我們也是希望它來到鄉村跟綠水青山相結合,用國漫去賦能鄉村找到更多的可能性。

              記者:但是從大都市的上海來到這么偏遠的鄉村里面來創業,當時對這個全球合伙人項目怎么理解?

              陳喆:當時是因為我是在上海工作十年了,但是我本身是安吉人,是個歸鄉人,當時看到全球合伙人招募令,就覺得自己家鄉小鄉村有這樣的格局和魄力,好奇也很敬佩,現在是青年和鄉村的共創,我覺得余村是在這個時代下是可以為我們中國鄉村振興的事業以及綠色生態文明的實踐去向國際發聲的時候,所以我們也是帶著這樣的一個國際美學來到鄉村,希望為鄉村振興助力。

              與傳統的招商引資相比,余村“全球合伙人”計劃招引的不僅是項目,更是各類人才。他們帶著項目、技術、理念而來,政府則在房租減免、貸款貼息、宣傳推介上給予支持,雙方以可持續合作實現互利共贏。

              記者:最早的時候,像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樣的教育基地的話,可能屬于1.0基礎,那現在等于說2.0的迭代。

              汪玉成:甚至已經到了3.0,其實我們已經經歷了三個階段,就是從“千村示范 萬村整治”,到“千村精品 萬村美麗”,我們現在已經到了“千村未來 萬村共富”的這個階段。千萬工程的時候是改善村莊環境,美麗鄉村建設的時候是提升鄉村的基礎,未來鄉村建設過程當中就是應用了更多的這種新的這種場景,生活場景走入到鄉村。

              從2005年到2022年,余村村集體經濟收入從91萬元上升到1305萬元,人均收入從8732元上升到64863元。2023年初,余村年終股金分紅大會共向村民發放206萬元,人均分紅近2000元。在此基礎上,余村還攜手天荒坪鎮、山川鄉、上墅鄉3個鄉鎮的24個行政村組建“大余村”,統籌開展招商引才,構建起一個規模更大、差異發展的綠色產業生態。繼“全球合伙人計劃”后,汪玉成又面臨著新的挑戰。

              汪玉成:我們今年剛好是全市全湖州在打造青年性的城市,作為我們來說,既然提出了余村全球合伙人,如果沒有一個能夠聚集人才聚集項目的孵化器的話,對我們這個合伙人提出來是空的,因為那時候在合伙人推出之后,已經有很多的合伙人在洽談,沒有這樣空間的話就落不了地,可能就會到其他地方去,所以我們不希望在做的這個過程當中后面是落不了地,所以說我們必須要有個這樣的孵化基地來承載我們這么多的合伙人。

              為了吸引青年,天荒坪鎮整合閑置資源,打造出了青年專屬的創業空間“青來集”。

              記者:這個為什么叫青來集?

              汪玉成:青來集的意思就是讓青年人來這里聚集,我們這里一共有三萬多方的空間。

              記者:相當于青年人的創業集結地。

              汪玉成:對,是的,我們說的是青年理想的集結地。

              這片園區,原來是“大年初一”度假酒店的商業區塊,如今已成為大余村創業青年的“大本營”,園區內26棟樓可提供1200個工位,食堂、公寓等配套設施一應俱全。2023年6月26日,大余村青年人才社區發布暨青來集開園入駐儀式在天荒坪鎮青來集廣場舉行。開園以來,“青來集”已入駐18個項目,吸引了全國各地600余名青年人才和在校大學生?!癉N余村”數字游民公社是“青來集”入駐項目之一,主理人許崧來自杭州,曾在云南生活十多年。

              許崧:數字游民這一群落的人,因為只要有一個電腦,能夠連上網線,到哪都可以工作。

              記者:但是為什么會選擇余村呢,這邊有什么獨特的優勢,為什么要來?

              許崧:綠水青山。

              住在景區里,睡到自然醒,上班很自由,下班有朋友。在“青來集”,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字游民”有一百多名,60%是90后,近四成擁有碩士以上學歷,職業包括設計師、程序員、自媒體人、文字工作者……平均入住天數達到了47天。當天南海北的全球合伙人、數字游民聚集在一起時,更多奇妙的化學反應開始發生。

              許崧:我們是歡迎年輕人到鄉村來,所以我們自己講,這些人不是我們消費者,不是韭菜,而是我們寶貴的種子,是這些年輕人聚到了鄉村以后,鄉村就有活力了。我們現在有一個小姑娘,她想在余村辦一個騎行俱樂部,她到這里看覺得這個山水騎行太合適了。

              記者:有很多的其實商業模式在這當地考察或者醞釀之后迸發的。

              許崧:對,就是你不到這里,你怎么會發現這樣的環境周邊的資源,是吧?它并不是預設好了我要到那去做一點什么,而是把自己放在一個叫數字村民的一個心態當中。

              記者:數字村民這個比游民又多了一層含義。

              許崧:是的,所以為什么要提供這樣的基礎設施,為什么要給大家做好服務,都是希望大家在這里,能夠安安心心地住下來,讓鄉村變成他的一個新的家鄉。

              用青山留住青年,讓青年改變鄉村,這正是余村人的美好愿景。截至目前,50多個合伙人項目落地余村,1100多名大學生參與其中,吸引192名年輕人返鄉。與此同時,在余村,綠色低碳已經成了一種生活方式,景區里有多個互動設備,潛移默化地引導村民和游客的低碳行為。

              記者:這以前是個什么樣的廠?

              汪玉成:當時是竹拉絲廠基本的框架在,我們就在原有的框架上進行加固進行改造,我們就植入了零碳的概念。

              記者:但是當時提出這個概念,對一個村莊來講還是比較超前的。

              汪玉成:是的,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能夠給我們的村民帶來這種低碳出行的模式,包括后續農民建房上面是不是也可以讓他們參照這種模式來做,包括我們還有就是出行,盡量地鼓勵大家用步行或者是用新能源這種小電動車來代替車輛油車的出行,從各個方面來讓大家有了這種降碳的意識。

              今年1月,由老舊廠房改造的“余村印象”零碳圖書館正式啟用,作為全國首個獲得碳中和建筑鉑金級認證和國際LEED建筑鉑金級認證的雙鉑金級鄉村碳中和公共建筑示范,它的年運行減碳量可達28.58噸。

              記者:像整個建筑,它整個的耗能是怎么樣的?

              汪玉成:它內部的循環用電都是通過光伏在頂上,而且它這種光伏板不是要有太陽光,只要有亮光就能夠吸收。

              記者:那這樣能耗就降低很多了?

              汪玉成:是的,而且我們樓頂上,基本上是全落地窗的方式來減耗降能。

              記者:像草坪上也都是太陽能板。

              汪玉成:你看到它上面黑色的就是光伏板,通過白天吸收光,晚上會自動亮起燈光,有音樂播放,也是一種藝術裝置。

              記者:像現在這樣整個村子里的建設,理念先行,所有的要圍繞能耗新能源。

              汪玉成:對,降能減排來倡導我們新的新理念的生活方式。

              余村的夜晚,如同白天一樣忙碌,年輕人利用晚上的時間聚在一起,學習交流,開始了新一期的“余村夜話”。38歲的汪玉成正帶領更大的余村、更年輕的余村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實踐中奔赴未來。

              記者:從最早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樣一個生態理念誕生,到今天你們在不斷地在深化和調整,在你內心還有什么樣更多元的想法嗎?

              汪玉成:這次8月15日確定為全國生態日,也是全國首個生態日,我覺得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就像總書記說要動員全社會的人來踐行和參與到生態文明的理念當中來。我希望通過我們余村的模式的輸出,余村現在這種生態文明理念的傳承,能夠帶動更多的村莊讓我們的綠水青山成色更足,讓金山銀山的轉化效益更強。

              制片人丨劉斌

              記者丨古兵

              策劃丨張宏飛 楊少鵬 朱懷康 江波

              編導丨丁芳

              責編丨王楓

              攝像丨劉洪波 楊帆 穆亮

              協助拍攝丨安吉縣融媒體中心

              [責任編輯:梁波]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